功能性訓練手冊(Functional Training HandbooK)
自序
    出版功能性訓練手冊(Functional Training Handbook)的靈感來自於復健與訓練復興的需求。我們了解臨床師、訓練員、運動教練重疊的角色與交互依賴(參閱第3章)。矯正運動與功能性訓練逐漸地變成流行語。本書的目標分辨什麼是功能性訓練的功能,而不僅是流行。網路與社會媒體即時專家以擴音器錯誤地散播,本書希望提供給你聽到,專家們多年來想說的訊息。
    讓我們先從什麼是功能性訓練做不到的開始。它不是模仿訓練動作形態,乃至運動演練的運動專項訓練。它也不是在不穩定表面,刺激現實世界的不可預測性。
    什麼是功能性訓練呢?它是有目的或目標的訓練。因有明確的目標,它本質上是客戶、運動員或病患為中心導向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功能性訓練是設計來幫助人們安全有效率地成就目標。
    如果我們想到,或想定義功能,回答會是「看情形」。什麼是功能性的?它決定於個人的年齡、運動項目、傷害史、復健的階段與目標等等。太多的看情形,變成虎頭蛇尾。但是假設每一個人都需要同樣的測驗或運動,就像是在一個世界裡,所有人的身體需求都是同樣的。事實上,我們所有人都是獨特的,所以,什麼是功能的,真的是要「看情形」。
    一個老人,有高的跌倒風險;所以,平衡評估與訓練,將是功能上的首選。停經後的女性有高的骨質疏鬆危險;所以,脊椎姿勢會是關鍵。年輕女子或足球、籃球與排球運動的女運動員,經常突然啟動,急停,改變方向,有高的非接觸性前十字韌帶損傷危險率,所以,一些易患的因素,應做篩檢並加以解決。下背痛相當普及,經常因不當著地與舉重物習慣、小腿肢段活動度不足,或不良的核心運動控制而引起;所以,評估與矯正這些功能性的缺陷,當然是重要的。個人特性是真的,沒有任何例外。
    顯然地,族群中都是異質,功能需求都不盡相同。籃球運動員的功能性訓練可能須很多額狀面的穩定與爆發性操練(參閱第9與26章)。至於舉重運動員,可能聚焦於矢狀面的控制(參閱28章)。同時,綜合武術運動員的訓練,應強調發力率的訓練。還有一些很明顯的,在其他運動,如棒球、足球、短距離衝刺、舉重等也是一樣。相反的,耐力方面如馬拉松運動員、鐵人運動員,或三項運動員,則應該聚焦於跑步經濟性之特質(參閱第34章)。
    功能性訓練手冊目標在縮小復健、訓練與教練法的間隙。復健專家學習成功的幫助運動員恢復活動,返回運動場。訓練員學習如何提升一般大眾的體能,而肌力與體能訓練人員能幫助運動員準備他們激烈運動的嚴峻要求。如果訓練員能夠以高質量的動作形態,成功的培養能量(肌力、耐力與爆發力),技術教練就能專注於衝刺、踢、投擲與打擊技術生物力學的最佳化。最重要的是總教練從事巨觀的,而非微觀的,整體運動員與隊伍的表現。一旦教練能激勵隊中的每一位運動員,最大化他們的潛能,就能發展出最有效率的運動員。
    或許本書最重要的部分是它一再地強調耐久性(durability)。如果訓練是功能性的,它將盡可能地激烈,但又不至於過於激烈。因此,殘餘適應將會發生,結果會最快最安全地發展運動員,終其一生,無論是季外或甚至在季中得到效果的維持(參閱34章)。這個過程,通常有結果導向的方法來做引導(參閱第5章),稱為臨床的查核過程(clinical audit process; CAP)。經常被稱為評估-矯正-再評估的步驟。關鍵如著名的捷克神經學家Karel Lewit博士所說的「方法應服務目標(the methods should serve the goals)」。
    CAP包括嚴謹的評估(參閱第6與第22章),以發掘弱連結(weak link)。這是無痛的功能障礙,在動力鏈中最限制功能的地方。另外一種說法,它是動力鏈上,生物力學超負荷的源頭。這一旦查出,可以設計一個計畫來「再設定」功能,讓無痛的功能障礙得到修復(參閱第7章),活動能力能夠最有效率地獲得改善(參閱35章)。功能性訓練手冊將臨床師與訓練員從「規範的囚犯(prisoners of protocols)」獲得釋放。結果或成效,將經常勝過盲目追隨、以輸出為本的步驟(output-based approach)(「沒有痛苦就沒有收穫」)。如此,我希望此書能夠讓復健、體能與運動員發展專家,不至於像一個工匠,而是真正的藝術家。

像一個行家學習常規,你就能突破它們,成為一個藝術家。
—Pablo Picasso
關閉窗口